鴨了

【短篇/一发完】梦

!!阅读须知!!

●涉及逆转裁判6第五章内容!完全剧透慎入!
●全文王泥喜中心,无cp。
●罪恶的产物,有轻微的压抑描写,微虐注意。

如果您都能接受↓提前感谢阅读!!

他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但他叫不上名字,也忘了自己是不是曾经来过。

那里一片祥和宁静,他只能听见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小溪的水流轻轻击打着卵石,藏匿在林间嫩绿中的小鸟清脆的叫声。

还有不知从哪传来的孩童的嬉笑声。

他寻着声音走过去,看见不远处的溪水旁站着两个少年,他们互相推搡着一同跌入水中,笑声越发的悦耳动听。

他隐隐约约觉得是在哪里听过的,但他想不起来,也忘了自己是从哪里来,或者该做些什么,只觉得那些或许并不重要。

我一定是来自某个喧嚣的城市里吧,他想。他记得自己曾站在什么嘈杂的地方,在和别人对峙着什么。

但是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又有谁会在乎呢?眼前的景象是连他做梦都向往着着的…也是他无法得到的…

这样下去多好啊,就这样…

初夏的暖风带动着水流,在阳光的映射下泛着淡淡的光,孩子们的嬉笑声渐渐远去,原本平静的水面似乎有了些波动。他还在原地站着,觉得自己脑中好像有这么个印象,仔细寻去却是空白一片。

水流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远处体力不支少年们停下来喘着气,任凭着涌起的水浪来将他们最后一点影子都淹没吞噬。

他猛地回过神了,却发现身子怎么也动不了。

他只能眼看着少年们最后一丝气息也消失在波涛汹涌的水面。

他的腿脚开始发软,一种无力感满满侵蚀着他,缠绕着,禁锢着他的意识…他只得认命般跪坐在地上,开始疯狂喘着粗气,喉咙像撕裂一般疼痛到要冒出血来,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剧烈持续的痛苦,但他还是歇斯底里的呼喊着。

快来人,快来救救…

……

救救谁?

他猛地顿住了,他没理由的忽然想到了自己。

在他的记忆里,好像也有那么几次溺水。最近的一次,是在…

什么时候来着?

他的脑中一片混沌,他觉得自己真的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他只记得一片黑,黑的看不见边际,伸手不见五指的压抑空间里又好像狭小的可怜般拥挤,他伸展不开身体,什么也触及不到,只剩下耳边涌动的水流声,他只能蜷缩起来,嘴里充满了咸腥的味道,呛得他喘不过气来,脑袋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得无法思考,他甚至判断不出自己是不是正在下沉,会不会沉入无尽的黑暗深渊里,他只觉得那深渊里有一双双手在紧抓着他,他无法反抗更无法逃离,他渐渐失去了意识。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他想去寻找那丝意识,但头却仿佛要炸裂般疼痛难忍,他无助地闭上了双眼,喉中滚动出呜咽一般的沙哑声音。

救救…救救我…

一阵风,贴着他的耳边经过。草地上是急促奔跑的喘息声,微小,又如此倔强…

他的无法收回的思绪又开始漫无目的地四处飘散,忽又想起那日自己沉入水底时,失去意识前似乎看到了一束光。

那是怎样的一束光?

微弱的,又如此倔强的,勇敢的划破了黑暗,在这冰冷的水中穿梭…

他想得到了救赎一样猛地抬起了头,只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没有丝毫犹豫地纵身跃入了河中。

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得甚至有些奇怪,那一刻他居然一点也不惊讶,仿佛他本就知道事情该这么发展。

很奇怪,他竟会久违的有种心安的感觉。

……

不久,那个高大的男人抱着两个浑身湿透的孩子上了岸,他认出,那正是刚才戏水的两个少年,此刻正像他刚才那样大口喘着粗气,哭着伏在男人的肩头上。带着一丝大难不死的庆幸,筋疲力尽的少年们瘫坐在了地上,哭声和换气声间间断断。

他很想上前看个究竟,无奈却又动弹不得,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远远看见男人胸口处有枚金色的徽章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他心里有什么情绪在生根发芽。

兴许是哭累了,他听见浅色头发的少年上气不接下气地哭喊着:

「为什么…要救我们…你可能也会死的啊…!」

深发少年的哭声也变得更大了。

男人却还是一如既往爽朗的笑着。

…一如既往…?

他的头又止不住的剧痛,他很意外自己会有这种想法,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一股脑钻进他的脑海,一些他本该遗忘了的…

男人的脸上仍挂着大大咧咧的笑,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当爹的为了孩子拼命,需要什么理由吗。」

他捂着嗡嗡作响的脑袋,男人要说的话竟从他这里一字不差的脱口而出。他们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

时间仿佛静止了,只有一阵大风席卷着树叶在空中狂舞,那风刺得他眼睛生疼。

他努力眯起眼寻找着三人的身影,却发现少年们已然消失,只剩下男人还站在原地,背对着他。

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牵引着他缓缓靠近男人,不顾脸上被锋利树叶划出的细小伤口,他只知道自己必须继续前行。

眼前原有的景色刹那间支离破碎,整个空间扭曲在一起,男人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他只能看见眼前似乎有那么微小的一束光,微小…却又无比明亮。

明明就在咫尺,明明应该是触手可及的地方…为什么会显得如此的遥远?

突然间风就停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法庭上。

…为什么…?

他抬头,再次生出一种熟悉感,但庭上的所有人都阴着脸,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压抑得他喘不过气来。

不出意料,他果然谁也认不出。

那种陌生的无力感再次包裹着他,他低吼一声双拳重重捶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突然的大动作让他眼前是一片天旋地转,他只得放任自己的头磕在了桌上。

他什么记忆也没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甚至连突然丧失记忆的恐惧感也没有,只知道,他现在正处于一种从未有过的悲痛又绝望的处境中。

连悲痛绝望的原因也无法知晓。

他仿佛又置身于冰冷的海底,看着那束触手可及的光在自己的指缝间灰飞烟灭。他再度陷入了永远的黑夜中。

等他再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站在拘留所里,这次他又看见那个浅发男孩和那个男人。

不同的是,男人铐着手铐,而男孩长大了,脸上却面无表情。

「你有罪。」男孩说,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眼睛像注视死刑犯一般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个肮脏的律师徽章,也随你一起下地狱去吧。」男孩将手中金色的徽章毫不怜惜地甩向男人,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不屑与冷漠。

还有一瞬间的不易察觉的犹豫和纠结。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荆棘密布,每一次跳动都会带来致命的疼痛和伤害,他像是要咳出血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明明自己是个局外人。

他很痛苦,但他觉得男人要更痛苦。

他来到了一间破旧的屋子里,屋子堆满了灰尘,男人正在和另一个人说话。

他还是看不清男人的脸。在如此近的距离。

「他肯定已经忘了我了吧。」

「如果他还能回到克莱因,继承这间事务所就好了。」

「…我在说什么梦话呢。」

他看见男人还是爽朗的笑着,笑声在空荡的屋子里显得孤单又落寞。

他又来到了拘留所,隔着铁栏杆看着男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味。

「…明天的法庭上,你可能不得不直面无法接受的真相。」

「但是我相信,无论是什么样的真相,你都是可以承受的。」

「因为…」

他听不见男人又说了什么,一股股悲伤如潮水决堤般涌来。

为什么…好不容易才能为你…

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法庭,大家都在争吵些什么,但他听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嘈杂的声响一股脑全钻进他的脑海。

他顾不得疼痛,挣扎着抬起头。

证人席缓缓走来一个身影,他似乎脱口就可以叫出她的名字,但他发不出声音。

「正如辩方主张…灵庙的棺材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他愣住了,仿佛疼痛都消失了一样,整个法庭也突然安静了下来,静的只能听见他微弱的喘气声。

「一具已经死亡了好几天的尸体。」

『那具尸体…』他惊讶自己不受控制地说出了话『不是他对不对…告诉我…』他的声音变得近乎成了哀求。

『告诉我…是我的推理出错了对不对…』

拜托了…!是错的!我推理的一切都是错的!然后…再跟以前一样…

他看见证人的眼睛看向了别处。

「这里有尸体的照片…尸体的身份…」证人顿了顿,

「确认是多尔克·萨德玛迪无疑。」

他恍惚间看见自己对面的浅发少年面色铁青,那还是记忆中他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闭上了双眼,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回答。

他终于想起来了,浅发少年和那个男人。

他终于想起来了,那日溺水,是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抓住了他,连同那令人心安的嗓音,也一并回忆起来。

「当爹的为了孩子拼命,需要什么理由吗。」

「有危险的时候就呼唤我吧,那由他,法介。」

「…明天的法庭上,你可能不得不直面无法接受的真相。」

「但是我相信,无论是什么样的真相,你都是可以承受的。」

「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龙不会屈服。」

『龙…不会屈服。』

『多尔克想要的革命,我也想替他实现。』

多尔克…

他再一次呼喊着父亲的名字。

在法庭上,最后一次,没人会回应他。

『如果看不见道路,就去找到它。』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了头。

『如果这就是真相…』

……

一切都回到了最初开始的地方。他仿佛大战凯旋一般躺在了草地上。

周围一片祥和宁静,他只能听见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小溪的水流轻轻击打着卵石,藏匿在林间嫩绿中的小鸟清脆的叫声。

男人站在不远处向他走来,这一次,他总算看清了男人的脸。

『…多尔克。』他轻轻出声。

男人坐在了他身边,脸上是熟悉的笑,做出了准备认真倾听的表情。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很恐怖的梦。』

『梦里你不在了,然后我就惊醒了。』

男人又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开口却仍是温柔。

「真是…你要什么时候才会长大。」

长大吗…他看向了远方,天空看不见边界。

这样下去多好啊…就这样。

永远不要醒来的话。

……

凌晨四点,克莱因,王泥喜律师事务所。

他又开始进行了有些提前的发声练习。

他叫王泥喜法介,是克莱因王国唯一的辩护律师。


想看一个梗_(:△」∠)_

我可以说是十分的饥渴难耐了???

想看洛基和抖森灵魂互穿,或者大锤和海总灵魂互穿!

想想电影里抖森被大锤的大锤压在软座上,一边尴尬背台词一边想尽办法讨好男主角雷神;再想想现实中洛基被迷妹(迷汉?)追着要签名,一边还被霸道海总勾肩搭背摸胸…

想想就露出来淫荡的笑容???

有没有哪位大兄弟接梗啊啊啊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大兄弟们我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梗!!!很激动!

因为幼儿园文笔水平,所以在这里不要脸的求文🙈

大概就是无法正常勃♂起的贱贱和专治无法正常勃♂起的医生虫🙈

贱贱看到宣传后来到小虫的医院治♂疗,结果小虫测试性的撸♂了几下后贱贱居!然!正常勃♂起了!?

被小虫当成超级变态的贱贱为了性♂福开始了漫长的追虫路🙈

我的天终于打完了好羞耻///

哈哈哈哈哈几周前看到顺手截下来的

四张图十分偶然的排列在了一起😂

老萨:已痛到麻木~

9月8日上映

我…8月底开学…

就…挺难受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看我看我❤
真心觉得这首歌超适合萨拉查和小麻雀!!!
标准相爱相杀剧情,高潮部分一起心都酥了,脑补停不下来!!!粗略理解了一下剧情大概是:

在很小的时候小麻雀就和人类萨拉查相爱,后来因为小麻雀的海盗身份二人不得不反目成仇,萨拉查认为小麻雀对他隐藏了身份是背叛他的一种行为,想要杀了他却无法下狠手,最终在海上被天性为海盗的小麻雀骗入了三角洲,成为了无法重见天日的亡灵(也就是加5剧情❤)

于是萨拉查开始了在黑暗与冰冷的海中对麻雀长达数十年的怨恨和执念,直到麻雀放弃了他的罗盘,萨拉查才得以再次沐浴初升红日洒下的晨光,但仍是亡灵的他无法感到任何温暖。

萨拉查以为自己会很恨麻雀,但当他再一次见到已经不在年轻如旧而是饱经风霜的老麻雀后,才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恨过他。

而麻雀对萨拉查多年的思念悔恨与歉意在见到亡灵萨拉查后如潮水决堤,于是失去了冷静的麻雀只身跳入涨潮中的大海,想要找到萨拉查乞求他的原谅解开紧缠在自己心口数十年的心结,却在萨拉查面前被不断袭来的巨浪吞噬,早已失去怨恨的萨拉查认为是自己的错,于是选择和麻雀一起沉入了无尽的海。

这里才是重点!!!
想做视频无奈手太残(/TДT)/只能跪求大佬罩!!!

感谢看到这里❤❤❤小学生文笔以及错别字乱用成语求原谅❤❤❤

以下歌词:

Sie waren verliebt und fast noch Kinder.
他们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相爱

Die Ewigkeit entfernt und doch so nah.
永恒远去又临近

Er trug ihr Bild in seiner Seele.
他的内心深处带着她的画像

Niemand wird verstehn' was dann am Meer geschah.没人知道在海上发生了什么

Louise'mein Herz.'
我的爱人

Du bist so schoen.
你是那么美丽

Die Rosen wollen verbluehn wenn sie dich sehn.
看到你'玫瑰将会凋零

Louise'mein Herz'
我的爱人

Du musst verstehn'
你应该知道

nur ohne dich wird unsere Liebe waehrn
没有你'我们的爱才能延续

Die Zeit verrinnt.
时间流逝

Die Blaetter fallen.
树叶凋落

Nacht schwebt heran'
黑夜临近

Tag ohne Wiederkehr
不再出现的白天

Ein Schatten naht'
阴影出现

verdunkelt alle Welt'
遮盖整个世界

loescht deine Schritte'
去除你的足迹

nimmt dich mit sich fort.
夺走了你

Louise'mein Herz.
我的爱人

Wo willst du hin?
你要去哪里?

Das Wasser traegt uns jetzt ins Morgenlicht.
在晨光中'我们浮在水面上

Louise'so kalt'
这么冷

und es wird still.
这么寂静

Umsorgt von der Unendlichkeit des Augenblicks.
看好那一瞬间的永恒

Er ist da.
他在这

Er ist da.
他在这

Louise'mein Herz.'
我的爱人

Vergib mir nicht.
不要原谅我

Die Welt haelt an' will sich nicht weiter drehn.
地球停止'不再旋转

Louise'und doch'
但是

die Schuld trifft dich.
是你的错

Ich liess dich gehen'aber du verlaesst mich nicht.
我让你走'但你却没离开我

Wellen ueber mir
上面的海浪

greifen nach uns voller Gier.
贪婪地抓住我们

Kein Wort' kein Weg bringt dich zurueck.
没有诺言,没有途径送你回去

Louise'mein Herz.'
我的爱人

Jetzt komm zur Ruh.
现在安息吧

Mit meinen Traenen decken wir uns zu.
用我的泪水覆盖我们

Ich und du
我和你

Ich und du
我和你